寧夏紀委監委網站
首頁 > 2019版 > 廉政教育 > 廉政藝苑 正文

廉政藝苑

物勒工名的啟示

稿件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: 2019-09-26 | 打印 | 字號:TT

  前些日子,我在家鄉一個叫戴窯的老鎮上看到一處古磚瓦博物館。老鎮因燒制磚瓦而得名,最鼎盛時期鎮上曾建窯72座,成為全國知名的磚瓦“窯都”之一。

  博物館內各種青磚、城磚、花紋裝飾磚,以及筒瓦、小青瓦、屋面瓦等,分門別類云集一室,雖然隔著時光的洪流,面對質樸堅實的古磚與做工精美的瓦當,一下子真有跌入歷史深處之感。更讓人難忘的還是兩塊碩大的城墻磚,上面燒制有三列陽文“揚州府提調官同知竹祥司吏陶旭,高郵州提調官同知常松司吏紀衡,興化縣提調官主簿樊弘道司吏趙宗”。背面還有“年月日窯匠胡士一”的字樣。

  是這些古人想流芳后世揚名天下,類似“到此一游”的涂鴉之作嗎?

  當然不是。博物館負責人介紹說,這些都是責任與承諾,表明了每一塊城磚的身世來歷。若是驗收時磚頭不合格,這些刻上名字的人就難辭其咎,輕者磚頭退回重燒,重者可能就會丟了身家性命。

  古代城墻是防御入侵、自我保護,樹立城市或國家威嚴的標志性建筑。明朝朱元璋曾認為,城墻是一個國家穩固的根基,城磚必須質量至上,結實耐用。只是構筑明城墻工程浩大,所需城磚只能從外地燒制好,運送至都城南京。當時燒制地有江蘇、安徽、江西、湖北、湖南五省,參與制作的達37個府,162個縣。負責管理、監督、燒制的官員、民夫、工匠更是數不勝數。當時,燒制城磚的要求極高,每一塊都須經過十八道工序,精益求精、一絲不茍。但在沒有質量檢測設備的古代,如何防止磚頭制作過程中可能出現的粗制濫造,如何進一步加強管理和監督,確保城墻磚的品質?為此,朱元璋下令,從頂頭負責人一直到具體燒磚的工匠,人人都須將姓名職務刻在磚頭上,萬一磚頭質量出現問題,很快就能查找到中間失職的那個人。不僅如此,朱元璋還常到現場檢查工程進度,察看工程質量。這一招果然奏效,那些想大肆撈取、借機斂財的貪官污吏再不敢有非分之想,而且所有的工程環節都嚴格把關,確保不出絲毫紕漏。

  始建于公元1366年,耗時21年、蜿蜒35.267公里的南京明城墻,作為世界第一大城垣,至今仍雄壯、堅固,這與當年朱元璋的嚴格管理是分不開的。

  其實,將姓名刻在包括兵器制造、城墻修筑、宮廷用品、陶瓷工藝之中,自春秋時期就有了,叫作“物勒工名”,即在器物上雕刻工匠的姓名,為的是方便管理者檢驗產品質量。可以說,工匠們刻下的就是擔當與責任,還有永不磨滅的工匠精神。

  到了明代,一貫痛恨貪腐、重刑贓吏的朱元璋更加重視“物勒工名”這一制度的運用。在明城墻修造工程中,不僅要求刻下工匠姓名,更是下令將層層負責人包括府、州、縣的地方官員以及具體負責人,直至燒制時間全部刻上,只要出了問題,擔負主體責任、監督責任者全部問責,決不姑息。

  研讀前文提到的豎排三列陽文,意思是:揚州府知府兼城磚燒制負責官員竹祥,監督工程質量官員陶旭……穿過600多年風霜侵蝕,似能看到當年他們不顧炎熱立身于熊熊燃燒的窯火前,或俯身凝視金振玉聲的城墻磚,一回又一回輕輕撫摩才微微頷首,又望一望京城方向,手捋一綹山羊胡,昂起頭,霞光映照中一臉莊嚴。

  如今再細細揣摩那些刻印在時光深處的名字,我們除了敬重,唯有感佩。(朱秀坤)

>>><<<
甘肃快3今日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