寧夏紀委監委網站
首頁 > 2019版 > 廉政教育 > 廉政藝苑 正文

廉政藝苑

花中第一流——淺談詠桂詩

稿件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: 2019-10-11 | 打印 | 字號:TT

  五十歲那年,白居易出任杭州刺史,他既耕耘于百姓之間,又流連于山水之中,多年后,他寫下多首《憶江南》,其中一首這樣寫道:“江南憶,最憶是杭州。山寺月中尋桂子,郡亭枕上看潮頭。何日更重游?”似乎他輕閉雙眼,鼻端便能立刻嗅到那沁人心脾的桂花香。

  桂花是我國古代名花之一,深受人們喜愛,甚至將農歷八月稱為桂月,因為此月既是賞桂的最佳時期,又是賞月的最佳月份。古人很早就有對桂花的吟詠,屈原在《九歌》中寫道:“援北斗兮酌桂漿,辛夷車兮結桂旗。”桂花與我國人民的文化生活緊密聯系在一起,歷史上有很多詠桂佳作。

  桂花并不嬌艷,它的靈魂在于其香。桂花之香,濃郁而不露,高潔而不媚,清可滌塵,甜能透遠,使人心情愉悅,稱得上是群芳之冠。李清照描寫桂花甚為細致傳神,其《鷓鴣天》上片道:“暗淡輕黃體性柔,情疏跡遠只香留。何須淺碧深紅色,自是花中第一流。”桂花不渴望紅塵紫陌的喧囂,總讓人未見其形,先得其香,在似有似無里,其身心已被桂香沉浸。

  南宋詩人呂聲之稱桂花是三秋的領銜花木:“獨占三秋壓眾芳,何夸橘綠與橙黃。自從分下月中種,果若飄來天際香。”桂花的香,不似人間之香,仿佛從天際飄來,誰不覺得心曠神怡呢?南宋宰相杜范說得更為超群:“薰徹醉魂清入骨,敢言天下更無香。”他認為桂花香既烈極,又清極,此香一出,天下之香皆黯然失色。

  桂花與明月渾然一體,人們通過桂花,寄托了對秋月最瑰麗的想象。皮日休在中秋之夜,徘徊于天竺寺,望月吟道:“玉顆珊珊下月輪,殿前拾得露華新。至今不會天中事,應是嫦娥擲與人。”珊珊而落的桂花,本身潔如玉粒,好像來自于月宮,沾些冷露,映著月色,更顯晶瑩,這么美好的事物想來應是嫦娥贈予人間的吧。更深一層來想,孤寂的嫦娥也應羨慕人間的繁華。詩人將傳說煞有介事地道出,寓假于真,使小小桂子平添了神秘色彩。

  李商隱也有同感:“兔寒蟾冷桂花白,此夜姮娥應斷腸。”看著皎潔的明月,里面依稀有斑駁的枝影,人間正是團圓時,而失意的嫦娥是否又泛起了惆悵之感?由嫦娥聯系到自身的命運,斷腸的又豈止嫦娥呢?

  陸游賞桂玩月,卻表達了不同見地:“半醉凌風過月旁,水精宮殿桂花香。素娥定赴瑤池宴,侍女皆騎白鳳凰。”地上有團圓,天上也有歡聚,在桂香環繞中,誰都不會辜負這良辰美景。

  由于我國古代科舉考試多在農歷八月間舉行,正值桂花盛開之際,人們便用桂花贊譽及第者,稱之為“折桂”。白居易先考中進士,他的堂弟白敏中后來中了第三名,白居易寫詩祝賀說:“折桂一枝先許我,楊穿三葉盡驚人。”回首往昔,白居易在自信中猶見自得。溫庭筠則是喜憂參半:“猶喜故人先折桂,自憐羈客尚飄蓬。”時不我待,何時能得償所愿呢!杜甫亦道:“夢蘭他日應,折桂早年知。”對于杜甫來說,讀書折桂意欲何為?不僅僅是為了個人功名,更意味著一個可以報效國家的機會。

  再復雜隱晦的感情,都能通過詩抒發。唐代王建曾寫道:“中庭地白樹棲鴉,冷露無聲濕桂花。今夜月明人盡望,不知秋思落誰家。”首句精煉而含蓄,已有色有聲,次句緊承上句,又傳遞了觸覺與嗅覺的信號,給人以積水空明、澄靜素潔之感。第三句體現了闊大的空間感,九州之內,盡在月色之下,結句由上至下,由面及點,人人俱有懷人之情,這一縷秋思落到了千家萬家,層次分明,虛實結合,深得迷離渾涵之美。詩仙李白寫過一首《詠桂》,用意更深,他先說世人盡愛桃李,追求終南捷徑、春風得意,而他獨鐘情桂花,“安知南山桂,綠葉垂芳根。清陰亦可托,何惜樹君園。”詩人以此來告誡官僚子弟不要“走后門”,而要放眼長遠,腳踏實地,像桂花一樣四季常青,亭亭玉立,這也隱約道出了自己滿腹才華卻不得重用的憤懣。

  “不是人間種,移從月里來。廣寒香一點,吹得滿山開。”桂花總沾染著那么一股仙氣兒,香飄十里,名傳千年。若在自家庭院栽上一兩株,在輕寒的秋夜中,手持一壺茶,抬頭看看中天的明月,回身看看鋪了一地的樹影,再嗅一嗅這迷人的桂花香,便自然想起詠桂的妙句來,這是屬于中國人的審美意境,讓人有著無窮的遐想與回味。(李睿)

>>><<<
甘肃快3今日走势图